问题不严重

天热了,学校离海不远,老师把学生带到海边去玩儿。他们不太敢让学生下水,怕出事,校长却不怕,他自己站在水深处,规定学生以他为界,只准在水浅处玩儿。

小孩儿们都乐疯了,连极胆小的也下了水,终于,大家都玩得尽兴了,开始纷纷上岸。这时,发生了一件事,把校长惊得目瞪口呆。

原来,那些一二年级的小女孩儿上到岸上,觉得衣服湿了不舒服,便当众把衣裤脱了,在那里拧起水来。光天化日之下,她们竟然造成了一小圈儿天体营。

校长第一个念头便是想冲上前去喝止——但,好在,凭着一个教育家的直觉,他等了几秒钟。这一等,太好了,他发现四下里其实并没有任何人在大惊小怪。高年级的同学也没有人投来异样的眼光,傻傻的小男生更不知道他们的女同学不够淑女,海滩上一片天真欢乐。小女孩儿们做的事不曾骚扰任何人,她们很快拧干了衣服,重新穿上——像船过水无痕,什么麻烦都没有留下。

不难想象,如果当天校长一声吼骂,会给这次快乐的海滩之旅带来多么尴尬的阴影。那些小女孩儿永远记得自己当众丢了丑,而大孩子便学会了鄙视别人的“无行”,并为自己的“有行”而沾沾自喜。

许多事,如果没有那些神经质的家伙大叫一声:“不得了啦!问题可严重啦!”原来也可以不称其为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