筹旅费

张仪是鬼谷子的学生,师从鬼谷子学游说之术。结业后到各诸侯国游说,合纵连横说得口若悬河。

开始他很穷,没有地位,曾跟随楚国宰相喝酒。不久,楚国宰相丢了玉璧,门下人怀疑是张仪偷的,把他抓来抽了一顿鞭子。不论如何抽打,张仪自然是不服。没有确凿证据,只好把他放了。回到家,张仪的妻子埋怨道:“学什么游说?不去游说,会遭这样的耻辱吗?”张仪笑着说:“你看看,我的舌头还在不?”妻子觉得好笑,说:“在。”张仪说:“这就够了。”

后来张仪又到楚国游说,但是没有成功,旅费却用完了,他忽然心生一计,提出要觐见楚王。楚王曾上过他的当,对他很不以为然。张仪心中有数,对楚王说:“我知道大王没有重用我的意思,所以我想离开贵国到北方去。”楚王早就想把他赶走了,只是碍于情面,不好做得太绝,既然你要走,最好不过。张仪也看得出来楚王盼他走,于是装出一副要帮助楚王的姿态,说:“大王,我就要走了,在北方,你有没有需要的东西?”楚王说:“黄金、宝玉、犀牛、大象之类,我国都有,我不缺什么。”张仪对楚王看得很透,说道:“大王是说美女也不要吗?”这说到了楚王的动心处,楚王不说什么了。张仪继续说:“我在郑国的路上,见到女人打扮得非常漂亮,一眼看去,简直就像天仙。”楚王连忙问:“果真如此吗?我们楚国地处偏远,与中原的美女无缘,正想要中原的美女呢!”于是,楚王就给了他很多钱物,作为选美女的费用。

这事很快传了出去。

楚王有个宠妃,叫郑袖,还有一位王后,就是那位南后,都是在楚王那里极其得宠的。当她们两个知道张仪要给楚王选美女时,不禁急躁起来,派人去见张仪。南后派来的人说,听说张仪先生要去北方游历,南后送你1000两黄金,聊表心意。郑袖也送来500两黄金,说是资助张仪的旅费。两位的意思是,你张先生千万不要带美女回来,即使带,也带几个丑的。

最后,张仪去向楚王告别,说道,现今北方各国都设立了关卡,旅客来往受到限制,审查是极严的,这一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大王可不可以赐给我一杯酒,作为饯别?楚王就按照张仪的要求,摆了酒宴。

张仪见楚王心中高兴,毕恭毕敬地对楚王说:“大王啊,只有我们两个在这里喝酒,实在寂寞,能不能请大王心爱的人前来助兴呢?”楚王说:“对,有道理。”便派人把南后和郑袖请了来。张仪一看两位妃子,立即惊叫起来:“大王,我实在是惭愧呀!”楚王说:“怎么啦?”张仪故作惭愧状,说:“我游历各国,还没有见过这样漂亮的女子,虽然是不知者无罪,我还是深感惭愧,我上次竟然向大王提出到北方选美女,实在是太鲁莽了。”楚王安慰他说:“没有关系,不必介意,事实上,我也在想,大概天下再也找不到比这两个女人更漂亮的了。”

南后和郑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张仪不动声色地捞了一大笔钱。

张仪看透楚王、南后、郑袖的心思,加以调动、利用,而他们却没看透张仪的心思,从而让张仪大获全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