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森林里找鱼

有一天,一个贫穷的农夫在耕地的时候突然耕出了一个盛着金币的盒子。他急忙把盒子带回家。一进门,就对妻子大声说:“老婆子,老婆子!这下咱们可要发财了!”他让妻子看了看那盒金币,然后问她:“我们把盒子藏在哪儿呢?城堡里的老爷要是听说咱们有盛满金币的盒子,立刻会派人把它抢走的。”

妻子提议把盒子藏在院中小屋的地板下面,农夫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就按妻子的建议把盒子藏好了。

过了一会儿,农夫忽然对妻子说:“老婆子,明天咱们到森林里去找鱼吧。”

“到森林里去找鱼?”妻子惊奇地问。

“嗯。眼下可是一年之中到森林里找鱼的最好时候。不信,明天你到林子里就知道了。”

第二天早晨,农夫早早地起了床,他带着预先准备好的一筐鱼向森林里走去。路上,他又从面包坊师傅那里买了一些甜饼子。走着走着,他在田野里看见一只奔跑的兔子,忙搭弓射箭,一下射中了那只野兔。

到了森林里,农夫把带来的鱼,这儿扔一条那儿扔一条,又把甜饼子放到树枝上,把那只死兔子挂在他在森林里安放的鱼竿钓线尽头的鱼钩上,然后把兔子扔到森林中的小溪里。这一切做完之后,农夫又急忙赶回家去跟妻子一块儿吃早饭。他到家的时候,他的妻子才刚刚起床。

吃过早饭,农夫带着妻子走进森林。他们一踏进森林,农夫的妻子就看见地上有一条鲈鱼。

“你瞧!”她对丈夫说,“这儿有一条鱼!”

“我对你说得不错吧?”农夫对妻子说,“把它拾起来放到筐里吧。”

又走了一会儿,他们又找到几条别的鱼。妻子说:“哎呀,我简直都不敢相信了,这里会有这么多的鱼!”农夫只是笑了笑。当他们走到一棵大橡树跟前,妻子又惊叫起来:“喂,你瞧呀!那棵树上还挂着各种各样的甜饼子呢!”“噢,”农夫不紧不慢地说,“想必是老天爷昨天下饼子雨了。”

妻子把饼子装满筐之后,跟农夫来到了一条小溪旁。农夫对妻子说:“我在这儿的钓线上放了诱饵,咱们去看看钓住什么东西没有?”农夫把钓线拉了起来,最后露出了挂在钩子上的兔子。“哎呀!”妻子高喊起来,“鱼钩上有一只兔子!”

此后不几天,农夫的妻子就把丈夫耕地耕出金币盒子的事对村子里最要好的朋友讲了。她的朋友又对别人讲了,别人又把事情告诉了另外一些人。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一个星期后,农夫和妻子就被叫到城堡里去了。

城堡里的老爷正在大厅里等他们,农夫一进门,老爷就怒气冲冲地向农夫问起金币盒子的事情来了。

“哎呀,老爷,那是没影儿的事,全是人们没有根据的谣传。”

“你休想糊弄我!你老婆把那件事原原本本地给别人说了,我早就了解得清清楚楚。”老爷一字一句地说,“你发了一笔不小的财,你把那盒金币藏在你们小屋的地板下面了,对不对?我告诉你,我全知道,你甭想抵赖!”

“哎,我的老婆子,好可怜的人哪!”农夫一边叹息一边痛苦地摇着头,“尊敬的老爷,我老婆的精神很不正常,您可不能相信她的胡言乱语呀!”

听了丈夫的这番话,农夫的妻子很生气,她不顾一切地对农夫大声喊叫起来:“咦,你这个人怎么能这么说呢?我看倒是你精神不正常!你明明得了一笔钱,我眼睁睁看着你把金币盒子埋在我们院里小屋的地板下面了,但你现在一百个不承认,我看你这会儿八成是犯神经了!”

老爷俯下身子对农夫的妻子说:“好心的妇人,请你告诉我,你丈夫是什么时候发现那盒宝贝的?”

“我记得清清楚楚,”她愤愤不平地说,“那就是我和他到大森林里去找鱼的前一天。”

“你们到大森林里去找鱼?”老爷大惑不解。

“是呀!”妻子回答说,“那是在老天爷下饼子雨的第二天,我们捡了满满一筐甜饼子和鱼。噢,回家的路上,在森林的小溪里,我丈夫在安放鱼竿的地方还从水里钓上来一只野兔呢!”

老爷看了看农夫,然后痛楚万分地摇了摇头,因为在他看来,农夫的妻子是有点精神不正常。然而,他还是不甘心。于是,他派仆人到农夫家里去搜查。然而,那些人在农夫小屋的地板下什么东西也没有找到。原来,农夫知道妻子是个十分爱说闲话的人,转移了金币,并故意领她去了森林。

不过从那以后,再没有人为钱财的事来打扰农夫了,他安然无事地保存着那属于他自己的金币盒子。他的妻子呢,打那以后,也不知什么缘故,不再多嘴多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