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树

叶氏家族很大,因此矛盾也多。老叶是研究植物的专家,他决定把家族搬到树上去。

妻子第一个赞成:“太好了,相见好同住难,今后大家都挂在枝头上,谁也别嫌弃谁。”

老叶的父亲叶老提出:“我要挂在最高的位置。”

“当然,论资排辈,不会挂错的。”老叶赶紧表态。

叶老和长辈们爬到树顶,高瞻远瞩,给家族指引方向。晚辈们依次往树上爬,都希望占个好位置。树是他们的家园,更是他们的社会。

老叶拉着妻子说:“咱俩别上去,趴在树根上算了。虽然社会地位低些,但接近土地。有土地就有水,有水就能活。”

寒冬,叶老顶着一头霜雪直叫苦。金秋,叶老被晒得焦黄直喊冤:“为何灾难总是我一人顶扛?你们受我福荫连谢都不谢一声?”

晚辈们说:“阳光、雨水全给你占了,我们缺钙、缺锌、缺营养,你知道吗?还说风凉话。”

夏天,风吹到东边,西边的人喊:“不公道!”

春天,风吹到南边,北边的人喊:“没有公理!”

叶妻感慨地说:“树叶多安静,只有大小之分,没有个性之别。”

老叶说:“谁说树叶没个性?树叶的机理千变万化,世间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只是树叶从不改变自己的位置,奋力充实生命,顺应自然规律。而人总想改变自己和别人的位置,上面的人怨天,下面的人怨命,中间的人怨别人。”

冬天,树叶全落光了,唯有这棵会说话的树还在热烈地争论着:谁先下去?争论的结果是:“竞争上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