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舟渡

我莫名其妙地陷入了一场战争,而且,我是战败者。我没命地逃跑着,面前却横上了一条宽阔的河。

河面一片血色。

我得到了一只小木船。我跳上船,才划出不远,就见一个黑汉子挥着手跑来,叫着:“好人,救救我!救救我啊,好人!”

近了,我看清了黑汉子,他竟然是多年前冒着巨大风险救我性命的恩人。黑汉子也认出了我,高兴地说:“真是天不绝我啊。”

我赶紧将小船向岸边靠去。

“好人,也救救我啊!”又一个白汉子叫着跑过来。我一看,他竟是几年前我救下的人。白汉子激动地说:“恩人,感谢上天,又让我遇上了您,我有救了!”

“可是,我的船只能带一个人了。”我说,“我带你们哪一个呢?”

“恩人,您自己决定。”白汉子想了想又说,“恩人,今天,即使您不救我,我也会感谢您的,要不是您当年大仁大义,我早就完蛋了。”白汉子声泪俱下,“恩人,您已经给了我一次生命,我不求您给我第二次了,您带上他吧。”

追兵越来越近,我的船就要到黑汉子的脚下了,说:“恩公,这么多年来,我时时刻刻都在想着报答您,今天,终于如愿啦,您快上啊。”

“恩人,请再接受我最后一拜!”白汉子忽然双膝跪地,说,“恩人,这么多年来,我也是一直在想着您,想着怎样报答您。刚才,当我发现是您的时候,我就发誓,等我逃过这一劫,我就永远不再离开您,永远追随着您,永远报答您的救命之恩……”

我不由得停下了手中的船桨,看着白汉子。白汉子泪流满面地说:“可是,恩人,现在,这一切……都……都没机会了。”

追兵更近了。我对白汉子说:“对不起啊,我必须救他,不然,我永远都欠着他……”

“错了,恩人,您今天即使救了他,您还是欠着他的。”白汉子指了指黑汉子对我说,“如果我是他,我会想,您今天之所以救我,是因为我先救了您,是还我的恩,是应该的。”

见我点点头,白汉子又平静地说:“其实,恩人,您这一辈子,不论怎么报答他,都是还不清他的恩情的,您永远都欠着他!”白汉子坚定地说,“就像我,即使我还能活一百年,即使我从此专门报答您,也还是欠着您的。”

我浑身一激灵,是啊,黑汉子救我在先,我今天救他,充其量只是还他的恩,我有恩于他吗?我不由得将小船稍稍后退,心想,而他——白汉子,如果我今天再救他一命,那么我对他的恩以及他对我的感激……

“恩人,我活着报答不了您了,但死后我一定会祝福您、报答您的。恩人,我也希望您在以后的日子里,想尽一切办法报答他。”白汉子死死地盯着我,提高声音说,“虽然您永远也报答不完他!”

我像突然明白了什么,赶紧将小船靠到白汉子脚下,大声说:“快上啊你……”

追兵到了,我和白汉子也到了河中心。当岸上传来黑汉子悲惨的叫声时,我流泪了,但与此同时,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感也悄然袭上了心头。

“恩人,别难受了。”白汉子说,“恩人,快看前方,多美……”

我刚抬头去看,身后,一种十分强大的力量将我猛然一推,我栽进了河里。我死死地抓住船舷,哀求白汉子救我。

“对不起啊,恩人,我更是一辈子也报答不了您了!”白汉子流着泪,向着我的手臂又抡起了船桨……我大叫一声,却见妻子的胳膊肘正拐着我的手臂说:“又做噩梦了吧你?”

我看着妻子,颤抖地问:“我……我怎么是……是这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