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拷打

哈迪的俘虏看上去非常坚决,但哈迪相信自己可以撬开他的嘴,只要继续威胁他。这位父亲,布拉德,是个真正的坏蛋,他安放了一颗据称可以炸死成千上万平民的超级炸弹。只有他知道这颗炸弹在哪儿,但他就是不说。

他的儿子韦斯利,与此事无关。但哈迪知道,尽管布拉德不会在拷打下张口,但如果他看到自己的儿子在他面前被拷打,他一定会说的。就算不会马上说,也很快会屈服的。

哈迪饱受煎熬。他一向反对折磨犯人,以往犯人被拷打的时候他总会离开那个房间。而韦斯利的无辜尽管不是唯一让他疑虑的地方,也足以加剧他的烦恼。但他知道这是唯一可以把成千上万的人从死亡和毁伤中挽救出来的办法。如果他不下令拷打,那他不是把许多人送上死刑台了吗,仅仅由于他的过分拘谨和缺乏道德勇气?

一个有道德感、责任感的人自然会陷入哈迪的困境和矛盾。

他可以采取如下两个策略中的一个。第一个策略是坚持拷打在原则上是错误的。即使它可以挽救上千人的生命,有些道德界限仍是不可跨越的。对此可以争辩一番,但这个立场表现出的无视生命的冷漠使它有些站不住脚。

另一个策略是论证尽管拷打有时在道德上是可以接受的,但为了保住道德底线,我们还是要绝对地禁止它。在实践上,如果有时拷打被允许,那将不可避免地走向这个疑问,什么时候它是不应该的?很有可能我们在应该选择拷打的时候没有拷打,却在错误的时候选择了拷打。

然而,这个论证帮不了哈迪。因为尽管有充足的理由采取不拷打这个原则,哈迪仍然面对这种处境,即选择拷打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他的困境不是拷打是否可允许,而是在这种情况下为了挽救无辜者的生命,他必须打破原则,做不允许的事。你也许有足够的理由认为他不应该这么做,但肯定他的选择是艰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