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最傻,只有更傻

奚恺元教授有一本书叫做《别做正常的傻瓜》,是行为决策理论的经典读物,主要说正常人经常做出不理性的判断——傻。书写得真的挺好,我每看完一章,都要一拍桌子,说:“唉,看来我真不是一般地傻!”

我是有依据的。

奚教授问:

你在商店A看到一个闹钟,非常不错,就是有点贵,要100元。你本来想买了,忽然一个朋友经过商店,说,这个闹钟啊,我知道,就在不远处的商店B也有,正在搞活动,只要60元。从A商店到B商店骑车10分钟,你会不会去买呢?

我选择了:去!为什么不,100元的东西卖60元,可以便宜好多钱呢。

奚教授又问:

你在商店C看中了一只心仪已久的名表,果然很完美,无可挑剔,就是太贵,要6600元。你本来一咬牙,想买了,忽然一个朋友经过商店,说,这个表啊,我知道,就在不远处的商店D也有,正在搞活动,只要6550元。从C商店到D商店骑车10分钟,你会不会去买呢?

这也叫便宜啊?算了吧,为了这点儿钱跑一趟,不值得。

奚教授叹了一口气:比例偏见!接着在“聪明人名录”上惋惜地又划去一个名字。我说:别啊,再给我一个机会吧!

奚教授又问,假如交易没有成本,请回答下面问题:

你的一个好朋友悄悄和你说,嗨,别说兄弟没告诉你,买股票A吧,内部消息,估计要猛涨。你欣喜若狂,立刻杀入。这只股票现在10元,你买了10万股,就等着涨停了。

可是万万没有料到,股票A从第二天开盘就开始暴跌,几乎每天跌停。你暗骂小道消息不可信,但是始终舍不得抛售。几天后股票A跌到了5元一股,跌得你面无血色。这时你打开电脑,屏幕上显示“你确认抛盘吗”,你可以选择“确认”和“取消”。你最后会怎样做?

这次我很谨慎,选择了“取消”。等等吧,“确认”其实就是等于确认了我的损失。看看还有没有机会再涨回来,说不定明天就上升了呢!

奚教授说:正在此时,你接到一个电话,你出去接完电话回来后,看见你太太神色慌张地坐在电脑面前,满脸愧疚地看着你。你知道大事不好,定睛一看,你的那10万股股票全部都被“确认”抛掉了!你太太解释说,她不是故意的,只是想来打游戏,习惯性地按了屏幕上的“确认”。

你除了想吐血外,实在不知道该做什么。缓过神来,你看着账户里只剩一半的现金无语半天。太太试探性地问:“要不,你再买回来?”那么,你是买回来,还是不买呢?

我说:坚决不买!这只垃圾股票终于脱手了,还要买回来,就是疯了。我宁愿花点时间研究寻找一下其他已经在上升通道的股票。

奚教授又叹了一口气:心理账户!然后毫不犹豫地把我的名字划掉,说:下一个。我苦苦哀求,请奚教授无论如何给我最后一次机会。他很犹豫地看着我,想了想,终于开口说:要不这样吧,你结合自身在工作中的实践经验或案例,以及本书所教授的内容,随便谈点什么,告诉我真的还有人比你更傻,我就考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我接受了挑战,苦思冥想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我胸有成竹地给奚教授讲了这个故事:

去年春节,我一个朋友的公司老板想给员工发88元的红包增添喜气,财务怕麻烦,直接打到了工资卡里,没包红包。

奚教授顿了一下,说:嗯,是比你更傻,你通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