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邃的思想者

一切都起于偶然。参加派对的时候,我常常提醒自己:要轻松一点、随便一点。可越是这样想,心里的顾虑就越多。很快我就发现,自己已不是一般的思想者了。

我开始独自沉思———我告诫自己:“放轻松!”———可我清楚地知道,我无法轻松下来。思考对于我来说越来越重要,直到最后,一天到晚、每时每刻我都在思考。

上班的时候我也在思考。虽然我知道,思考与我的工作没有丝毫的联系,可我无法停滞下来。

吃午餐的时候,我有意避开朋友,去读梭罗、卡夫卡。回到办公室,我常常头晕目眩、精神恍惚。我问我的同事:“我们到底在这里做什么?”

在家里,情况也不如人意。有一天晚上,我关上电视,神情严肃地问妻子:“生活的意义是什么?”妻子二话没说,扭头摔门而去,回娘家住去了。

很快,我便得了一个绰号:深邃的思想者。有一天,老板把我叫了过去。他对我说:“斯凯,我一直非常欣赏你。说出这话让我很痛心,可我不得不告诉你:你的思考已经成了大问题。如果你在工作期间不能停止思考,那你必须另谋高就。”老板的话又让我开始思考……

从老板的办公室出来,我提前回了家。我要向老婆坦白:“亲爱的,我一直在思考……”

“我知道你一直在思考。”妻子根本不拿正眼看我,“我决定要离婚!”

“可是,亲爱的,情况并没有这么严重。”

“情况已经非常严重了。”她的嘴唇在颤抖,“你像一个大学教授,一直在思考,可你这样是赚不到钱的。所以,如果你继续这样思考下去,我们就会变成穷光蛋!”

“可你的这个三段论逻辑是错误的。”我不耐烦地对妻子说。她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我真的受不了了!我一跺脚,大声对她吼道:“我去图书馆。”然后,我义无反顾地走出了家门。

我开车朝图书馆疾驰,心里充满了悲哀和绝望,感觉就像当年走在大街上抱着马头痛哭的尼采。车子呼啸着停在图书馆门前,我不顾一切地冲上台阶,朝那巨大的玻璃门跑去……可门是锁着的,图书馆已经关门了。

直到今天,我仍然相信,那一夜,有一种至高无上的力量在眷顾着我。我瘫倒在图书馆前,十指绝望地抓着那冰冷无情的玻璃门,哭泣着祈求查拉图斯特拉给我思想的力量。就在这时,我注意到门侧张贴着一张海报。海报上有一个醒目的大问号:“朋友,深邃的思考正在毁掉你的生活吗?”或许你也曾见过这样的海报,这是“思想者康复班”的广告。

于是,我参加了这个体验学习班,一节课也没有落过。每次上课我们都要观看一部没有思想性的影片。看完电影,我们还要交流自上次学习后各人避免思考的经验。这一次,我们看的是《阿呆与阿瓜》。

于是,我变成了现在的样子。工作保住了,家里的情况也改善了许多,生活好像比原来更加舒适了。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我停止思考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