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谋杀了一条泥鳅

给公司老总当秘书,是我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老总脾气暴躁,性格怪异。不高兴的时候,不分场合,逮谁骂谁,而且骂得极伤自尊。无论是工作出错,还是上班开小差被她抓到了,开口就是:你也是上过学的人?我看连文盲都不如。

有一次她要我复印材料,我没听清是复印一份还是两份,但不敢问她,怕听到她说那句“你今天没带耳朵?”我复印好两份,一份拿在手里,一份藏在身上,先给她一份,如果她开骂,我就再拿出一份。果然,她看到一份材料,正要破口大骂,我赶紧掏出怀里那份,才免了一顿骂。我对她的惧怕就到了这种程度。

按我的性格,不要说骂人,就是瞪我一眼,我也马上闪人,可是那时我需要那份工作,我需要钱帮家里还债。我努力而小心翼翼地工作,没事尽量不在她眼前晃,她骂什么我都忍着。我知道她也是在忍受我,她眼里的不耐烦,就像她满头半寸长的头发,干脆、直挺。

半年后,她终于对我下手了。那天上午,她拿了一篇发言稿,要我打印一份。我把打印好的发言稿放在她的办公桌上。下午,她向我要发言稿,我说已经放在她办公桌上了,她说没看见,我说电脑上存盘了,我再输一份就是了,可是电脑上的存盘不见了。

那篇稿子是她第二天去参加一个政府举办的会议上要用的,会议对她至关重要。她说她的办公室除了她只有我一个人有钥匙,如果发言稿放进去了,不可能丢失。她没有说我故意弄丢她的稿子,她只说如果第二天8点钟以前看不到那篇发言稿,就请我离开公司。

我没有吭声,很明显,稿子是她故意藏起来了,她想叫我知难而退,我还能说什么呢。我知道有个办法可以找回发言稿,输稿子时,第一份输出来后,我觉得字体不好看,顺手撕成四块扔进了垃圾篓,垃圾就倒在公司前面的斜坡上,等公司的人走了以后,我就去找。我心里仍抱着找到稿子留下来的希望。

从黄昏到晚上9点,我把垃圾堆仔仔细细地翻了五遍,6张纸,被撕成24片,我只找到了18片。屈辱就像不时踩到的摸到的那些粘粘的恶心的垃圾,叫人发疯,叫人歇斯底里。我决定第二天主动辞职,但在辞职前,我要把发言稿打出来,没有找到的那部分,可以根据记忆写出大概的内容。为了鄙视她,我根据她对公司的了解,给她量身写了篇发言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