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蛋的学问

村居的时候,吃饭的事是要自己解决的,比如弄蛋吃。从小不知吃过多少蛋,也弄过不少,知道煎荷包蛋、炒蛋块、蒸蛋羹和烧蛋汤,也煮过带壳的整蛋,然而就是没有弄过煮荷包蛋的。这回住乡村,我就想做一下这个蛋吃。

饭已经用电饭煲弄好了,下边就该煮蛋。我舀上合适的凉水并将它放进锅里,再放进生姜等,然后插上电,接着我就把洗好的蛋赶忙打破放进锅里,一个连一个的。。。这时候我发觉了从未见过的现象!其实,当我放进第一个打开的蛋时我就觉得奇怪了,放进后面打开的蛋时我就越发觉得奇怪了,怎么蛋清全都渐渐稀释了呢?待水开后,进一步看到:蛋黄是蛋黄且沉了底,蛋清变成了白色的碎块或碎丝,且都浮在面上。之后我一边赶忙放进绿绿的软浆叶(也叫木耳菜)和盐等,一边仍旧在思考这个问题。为了弄明白,我在下一顿饭时继续煮鸡蛋,不过这回用的是开水。哈哈,奇迹终于出现了,虽然不是完整的荷包蛋呈现在我的眼前,但相对完整的蛋黄下边还是附着着蛋白。我似乎明白,要用开水才能煮出。我进一步想,为什么蛋清还是会散呢?是否是蛋的新鲜度问题?是否与我买的蛋属于养殖厂的有关呢?看来,我可能要在买到新鲜的或者还要加上纯自然养育的鸡鸭蛋才能进一步搞清楚这个问题。然而,现在的农民能用“科学”很快催肥猪,为什么不会如法炮制蛋呢?老实说,以前我在“四川在线”的“麻辣社区”就看到过说,农民自己吃的蔬菜和卖给城里人的蔬菜是不同的,自己吃的不打农药!天啊,城里人吃进了蔬菜,同时也就可能吃进了“剧毒”!那时我还不大相信,现在常在农村转悠,目睹耳闻才知是真的。

接着讲做蛋菜附带来的学问。当我吃罢饭收拾什物时,忽然又感悟到一个问题,这就是:鸡蛋壳该怎么处理?接着又想到,破碎的灯泡又如何解决。。。在城镇,鸡蛋壳、坏灯泡像其它生活垃圾一样,可以倒到垃圾桶里,有清洁工运走了事。而在农村,哪有清洁工运走生活垃圾这种事呢?事实上,在现在的农村,在倾力引导致富发财的今天,农民的生活垃圾处理问题应该是很突出的。看看农村土地上四处丢弃的蛋壳、废旧塑料袋、瓦砾等等,应该说农村的土地环境污染问题到了该重视的时候了。让人担忧的是,现在为了农民的口袋,为了农村“经济繁荣”,农民买能用于运输的带货箱的三轮的摩托车以及汽车可以享受国家财政补贴,这是否可以看作是国家财政补贴将会促使农村空气环境污染“大跃进”呢?在我居住的农村,我看到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用于交通的两轮摩托车的,它们排出的尾气对空气的污染是不可小视的。在我所看到的乡镇,销售和维修摩托车的店铺的数量是不少的。我以前在这里镇上居住的时候,看到一个进镇务工的农民,一家四口,夫妻二人带着女儿和超生的男孩,他们一边走一边吃着甘蔗,沿路抛丢蔗渣,真是难过。我在这个镇上看到很能说明问题的“三多现象”,它们是:摩托车行多,兽药农药饲料铺多,药店多。很显然,乡镇人居环境、农村环境污染、农民环境保护意识的学问是决策者不应该忽视的。

生活里充满着小事,小事里蕴藏着或小或大的学问。它们虽然包含个人的知识与技能,但更多的恐怕还是关系到国计民生。因此,认真生活,关乎小事,不只是一般人所要努力的,更是权力者所必须力行的。而且,这还不止是考量一个公民的道德,还一定会考量出一个国家的法度,而后者则尤为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