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谁

有一个日本商人请一位犹太画家上馆子吃饭。坐定之后,画家便取出画笔和纸张,趁等菜之机,给坐在边上谈笑风生的女主人画起速写来。

不一会儿,速写画好了。画家递给日本商人看,果然不错,简直惟妙惟肖。日本商人连声称赞道:“太棒了,太棒了。”

听到朋友的奉承,犹太画家便侧转身来,面对着他,又在纸上勾画起来,还不时向他伸出左手,竖起大拇指。在一般情况下,画家在估计各部分比例时,都用这种简易方法。

日本商人一见这副架势,知道这回是给他画速写了。虽然因为位置关系,看不见他画得如何,还是摆好了姿势让他画。

日本商人就这样一动不动地坐了约10分钟的时间。

“画好了。”画家站起来说道。

听到这话,日本商人才松了一口气,迫不及待地凑过去看,不禁大吃一惊:画家画的根本不是自己,而是画家自己左手大拇指的速写。

日本商人连羞带恼地说:“我特意摆好姿势,你却捉弄人。”

犹太画家却笑着对他说:“我听说你做生意很精明,所以才故意考察你一下。你也不问别人画什么,就以为是在画自己,还摆好了姿势。从这一点来看,你同犹太人相比,还差得远。”

“为什么?”日本商人问道。

画家不慌不忙地反问道:“你以为有了第一次,就一定有第二次吗?”

其实,这个日本人的错误在于:看见画家第一次画了女主人,第二次又面对着自己,就用做数学题的思路,采用“同理可推”的方式,认为画家一定是在画自己。

实际上,在犹太人的生意经上有这样一条规则,叫做“每次都是初交”。哪怕同再熟悉的人做生意,犹太人也决不会因为上次的成功合作,而放松对这次生意的各项条件、要求的审视。也就是说,犹太人习惯于把每次生意都看做一次独立的生意,把每次接触的业务客户都当做第一次合作的伙伴,始终保持新鲜。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力图克服由于原来的先入之见而掉以轻心,以防失去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