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戏

一天,五祖法演禅师上堂时,对僧众讲了一个故事:“老僧昨天进城,听见阵阵锣鼓声,走进去一看,只见一块黑布围成一座戏台,那台上挤满了十几个木偶。有的特别好看,有的却非常难看;有的穿戴华丽,富贵风流;有的衣衫破烂,愁眉苦脸。这些木偶都能转能动,能坐能走,能说能唱,会哭会笑,而且青黄赤白,各种颜色都有。我正看得津津有味,忽然看见黑布在晃动。走进去一瞧,原来黑布后面有人。那人双手牵动着木偶身上的绳索,口中模拟出不同的声音。老僧一看一想,实在是有趣,忍不住笑了起来,问他:‘先生贵姓?’那人回答道:‘老和尚,你只管看吧,何必问什么姓呢?’我被他问得哑口无言。现在有谁能够替我回答呢?”

木偶有富有贫,有哭有笑,说明世俗的区别对立、喜乐烦恼、富贵贫贱都是虚幻不实的。木偶由黑布后面的人牵动,则暗喻区别对立都是由人心造成的。“何必问什么姓(性)”意谓自性除了自证自悟外,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