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路

寒冷的北极也有温暖如春的季节。每年的7、8月份,当我们正处于水深火热的酷夏时,北极地区的冰雪开始大规模融化,气温逐渐回升,出现短暂的绿草如茵的丰美景象。但随着气温的升高,同时也会使大量的蚊虫肆虐丛生。由于当地物种稀少,饥饿难耐的蚊虫们便飞到人们聚居的地方,吸食人们的血液以维持来之不易的生命。

许多初到这个地方的游客都会注意到这样一个现象,当地的印第安人对这些嗡嗡乱叫的蚊虫十分仁慈,从不轻易地伤害它们。即使被叮咬,也只是涂些药水了事。一次,一个游客从背包里掏出一瓶杀虫剂,还没有喷洒,便被一个印第安老人止住了。老人说,虽然这些虫子很烦人,但你却不知道,它们以后还要帮我们一个大忙呢。

原来,驯鹿是当地人过冬的主要肉质动物来源。可天气暖和的时候,大批的驯鹿便会自发成群结队地向低纬地区迁移,因为那里有大量的水草。如果没有人赶,它们是不愿意在严寒到来之前准时回来的。并且靠人力驱赶的作用也是微乎其微的。这时,平日里特别烦人的蚊虫的巨大威力便显示了出来。因为天气一冷,这些蚊虫便飞到暖和的低纬地区逃命。自然就会与驯鹿不期而遇。吸食血液的蚊虫是驯鹿无法抵御的天敌。抵御不了蚊虫的进攻,又无处躲藏,并且前边的气候还不适宜生存,于是就只能往回跑,这一跑就钻进了人们事先已经设好的包围圈里。

聪明的印第安人正是掌握住了自然界物物相扣的规律,才能在忍受一时痛苦中获得长久的食物和生存保障。眼前的得失不要时时挂在心上,长远的考虑才是智慧者的生存之道。也许,当我们放别人一条生路时,受益者也包括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