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应该坚持多久

有一篇文章,谈写作。作者提出了一尺厚的坚持,亦即你的稿纸写了一尺厚,仍然还没有跨进文学门槛的希望时,就应该考虑放弃了。

人生有涯,生命并不可逆,这资源对个体来说,有限而不可再生。我们确实不应该将其耗费于没有或非常微薄收益的奋斗之中。不单说经济效益了,那样有人会说俗气,但至少也应使其综合效益最大化吧。

一尺,定量是否准确,可以商榷。毕竟这不过是个比喻而已。你如觉得不过瘾,不妨再加些尺寸,那就两尺或三尺甚至更厚一些吧。但最好,我认为不要将这厚度趋于无限。

曾经向一位痴迷于文学,付出多多,却并未见成功端倪的朋友兜售过这个“理论”。他听了神色黯然,有几分不快。但我觉得,作为朋友,这样泼冷水的提醒比那送其上云端的吹捧更具有切实的意义。

创作成不了主业,就把它当做副业或业余爱好来做,有何不可?真正可以在文学史上留名者,天下能有几人?

一位成功的企业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有一段对话,给我印象深刻。他们谈的是投资的话题。

记者问:如果失败了,怎么办?

答曰:再干。

记者二问之后接三问:如果还是失败呢?

答曰:继续干。

记者愈加残酷了,问:如果第四次还是失败呢?

企业家回答:放弃!

我一怔之后,忍不住举双手赞成。

我知道第五次、第六次或者是第N次,可能会成功,但时间上你赔不起了,经济学上是讲机会成本的,不能这么没完没了地耗下去,所以割舍有时是明智的。更何况,永远也做不成的可能是存在的。有些人,常常会一厢情愿地忽视这种存在。那样,决心越大地做下去,则险莫大焉。

做事需要坚持,但前提是必须可行。如果无法确定其可行与否(这种情况并不少见),而自己又经不住诱惑想做,那么坚持,再坚持,直至到某一个点仍不见希望或基本可以确定无望时,我们就该考虑与“坚持”说拜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