藕断丝连

有一幅名为《巴黎皇家广场》的照片,乍看被一根从天而降的黑柱子当胸断开,其实两边是藕断丝连着的。柱子的左边,年轻的父亲坐在台阶上,一边看报,一边看护婴儿;柱子的右边,一对恋人,依偎在一起,喁喁私语。婴儿有一天会长成青年,青年也终成为看护婴儿的父亲,所以,左边是右边的过往,右边是左边的未来,反之亦然。两边是人生的两个阶段,合起来正是一个人生的轮回,我们每个人都要从这些段落穿过,并在其中轮回着。

我们都是照片里的那个婴儿,那个青年、那个父亲,我们看起来彼此分离,但我们的角色却又无限重合。我们通过这样那样的角色藕断丝连着,所以英国诗人约翰·多思说:“没有人像一座孤岛,在大海里独踞,每个人都像一块小小的泥土,连接成整个陆地……无论谁死了,都是自己的一部分在死去,因为我包含在人类整个概念里。因此我从不问丧钟为谁而鸣,它为我,也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