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的?黑的?

从前有一匹斑马,它对谁也没有做过一点坏事,它也从来不会做坏事,可能就因为这一点,它被捉住,送进了动物园。

那时有两个雄辩家。他们好像就是为了辩论而降生的。他们俩常常争论得声嘶力竭,神志不清。辩论什么题目并不重要,主要是能争论起来就好。他们在自己的这门艺术领域里已达到了登峰造极的水平。你们可能也见到过这样的人吧,遗憾的是,这样的人现在还孳生了不少呢……

有这么一天,在动物园的斑马栏前,这两位雄辩家遇到了一起。

“不管怎么说,斑马是黑的。”头一个人装着无意地开了腔。

“哪怕考虑到地轴的倾斜度和我们站着的这块地方的地理坐标的位置,它也不会是黑的,就是说,”第二个人以胜利者的姿态讪笑着,同时以不屑的神情望望第一个人说,“它是白的。”

“黑的,就是因为……它是黑的。”头一个反驳着对方,并为自己论据的简洁感到一种自我陶醉。

“如果它是黑的,那么除非我的眼睛瞎了,我的朋友,要不就是您在讥笑我。”

“我的朋友,您怎么能把我想象成这样的人呢?”他开始对第二个人感到气愤,“我是想追求真理,我的目的就是追求真理!”

他们就这样无休止地争论着。周围开始集拢人群。当人们听到第一个人滔滔不绝的雄辩之词时,觉得他是对的,斑马确实是黑色的;然而当第二个人结束他那热烈的、令人信服的发言时,所有的人又都同意了第二个人的观点,有些人还大喊起来:“乌拉!我们到底找到了真理,斑马是白的。”

这个场面一直延续到铃响了,公园要关门了,两位雄辩家才一面继续争论一面向出口走去(后边簇拥着人群)。斑马栏前只留下了一个人。他是个聋子,没听到铃声。他也没听到整个下午两位杰出的雄辩家关于这只动物的争论,所以也没弄明白,为什么刚才在这里的那群人如此激动。

这个人又在那里站了很久,欣赏这匹漂亮的带条形斑纹的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