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饼和裤子

有个穷人,一连吃了三个烧饼,摸摸肚子,舒坦地说:“终于吃饱了。”烧饼们在肚子里听见了,都说自己功劳大。第一个说:“我打了个好基础。”第二个说:“我承上启下最重要。”第三个说:“还是靠我最后解决问题。”它仨嘀嘀咕咕,争论不休。穷人说:“别吵啦。吵得我肚子又咕咕叫了。”

也是这个穷人,穿着破裤子上街被人取笑了。他气呼呼地说:“穿了三条裤子怎么还露了腚?”一条破裤子辩解说:“虽然我身上有窟窿,但只要它俩把好关,你主人就不会受屈辱了。”另两条裤子不服,也说出一番跟它一样的道理来。三条裤子越是大声嚷嚷地替自己开脱,破洞裂得越大。

其实,每个烧饼只不过尽了各自的义务,何必邀功?而每条裤子本没有尽到本责,怎能诿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