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应该有所藐视

有一则冯梦龙编的《淡概》里看来的故事。

一个穷人,从不奉承富人。

富人对此很恼怒,责问他,我富你穷,为何你不奉承我?

回答是你富你的,你的钱又不分给我,为何要我奉承?

富人愿意把自己的钱的一成给穷人,来换取奉承。

回答是只给一成,不公平,依然不干。

给一半,行不行?

回答是双方平起平坐了,还用得着奉承吗?

全给你,总该奉承了吧。

回答是这么一来,我富你穷,该你奉承我了。